不久前,我遇上一个人,送给我一坛酒,她说那叫“醉生梦死”,喝了之后,可以叫你忘掉以前做过的任何事。我很奇怪,为什么会有这样的酒。她说人最大的烦恼,就是记性太好,如果什么都可以忘掉,以后的每一天将会是一个新的开始,那你说这有多开心。

家衛體練習(repost)

雨城未雨:

    

有网友在微博上发了这么一条:

王家卫有一次让他的演员翻译 I love you,有的演员翻译成我爱你。墨镜王说,怎么可以讲这样的话,应该是“我已经很久没有坐过摩托车了,也很久未试过这么接近一个人了,虽然我知道这条路不是很远。我知道不久我就会下车。可是,这一分钟,我觉得好暖。”


    今天沒有做什麼特別的事情。

    逛違博的時候看見了這一段,其實網路上好多人都寫了黑段子,可是我引用的時候都刪了,只把好話保留下來。你可以自己決定,如果你敬重一個人,就不要太客觀,有點私心。我有私心,我覺得王家衛這樣講很較真,他的口吻像是看見外星人,像是對那些不了解生活美學的人,不了解文學價值的人的一種淡淡的責備──你怎麼可以這麼俗?

    你讓我為你翻譯什麼好?我其實不太常說我愛你,牡羊座的人矯情,這種直白的語句我們不敢說,因為自己把自己定位成是糙漢子了,牡羊座的人天生多情易感,所以我們寫,寫了就不用說出來。我很喜歡寫卡片,寫信,寫很甜膩肉麻的文字,然後看你的反應,可是我從來不說,我彆扭難搞害怕被拒絕,我很少直接坦率的承認情緒,可是我時常寫。

如果我要翻譯i love you,給愛人,我要怎麼寫?

    “光傳播的速度比什麼都快,所以我看見你了。即使你在雨中,在卓然的雨珠駛進土壤裡,世界嘩啦嘩啦忙亂了起來的那個時刻,我也看見你了,你在傘下,你走過來,速度比晴天的時候快一點,你的眼睛直視著我的眼。然後是聲音,你的聲音從我耳廓鑽進來避雨,你說話,字句潮濕了你先為我扭乾。你的氣味混著透明無塵(其實雨的味道就是塵的味道,但那些都是你)擁抱我,我這麼扎實的從雨中感受到,有一個你,來了。”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  “雨声潺潺,像住在溪边。宁愿天天下雨,以为你是因为下雨不来。这样的独自排解,只是因为你不在,而爱还在”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──張,《小團圓》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   突然想念起王家衛了,又重看了一遍《花樣年華》。因為我是一個正值花樣年華的少女,而這部片,雖然名為《花樣年華》,卻是這麼的令人傷感。

    王家衛的電影有一種煙霧繾綣感,畫面並不真切,喑啞而灰黝,特別的明暗變化帶出香港舊時代的味道,想要了解相關資訊可以搜尋影評,會出現好多,寫的都很好,我在此不多贅述。我今天看《花樣年華》時特別注意到的是,每每在鏡頭中人物都是極其平衡的立在隱蔽的線條中,或是在右下角,或是在正中央,不用很仔細觀察就立刻感覺得到王家衛安排在畫面中的巧思。

 你看那窗戶,配著不羈的藤,還有穿著朱槿旗袍的蘇麗珍。 植物瞬間生動了起來,像是伸出一雙手邀請著蘇麗珍走出來,離開那個小房間,離開那些不美好的情緒,投入一場新的戀愛。但她的窗框又這麼明顯,明顯得讓人不會忽視。她不會走出心裡的小窗,連探頭出去都不會,她目光的焦點不在那裏。 


 這一幕,你可以看到兩個很出彩吸睛的焦點──蘇的旗袍,還有綠玉咖啡杯。這一幕特別凸顯了攪拌,她用的是左手,左手手肘輕輕靠在桌上,手掌的延伸是疊的整齊疊沓的紙巾,上方一個四邊形,右下角一個三角型空間就被建構出來了,於是你可以更加注意到綠玉色的咖啡杯,還有旗袍。  

旗袍是藍天底色上有玫瑰,玫瑰有刺。綠玉是對面的周慕雲溫潤而暖心,至少寂寞在這裡稍微止步了。

但是蘇麗珍的嘴角,還是垂下的。

 當兩人共乘計程車,賭氣的溫習著丈夫與妻子(當然是各自的)在偷情時有可能進行的每一個動作。「她是不是這樣靠上我丈夫的肩」「他是不是可以從這個角度感受我妻子的溫度」,背後有一排燈光倒映著大寫V,勝利的V,誰得勝了?大寫V和蘇麗珍的脖頸平行,所以可以一眼看見燈光的焦點、畫面的中心是靠著周慕雲的蘇麗珍。她的臉在燈光下好精緻,車窗呈現扁平的半圓形,而蘇就在圓心,她的眼睛裡閃著光。 

可是不快樂,很寂寞,很惆悵。 


  蘇麗珍一樣在畫面的正中央,這個角度取得非常高超,一樣先敘述畫面:牆上映著欄杆一般的線條,將畫面切成幾塊,周慕雲在四分之一處,蘇麗珍在正中央,穿著花色的旗袍,目光直視地面,而周慕雲看著蘇麗珍,嘴角帶笑。這兩個人的影子,一個大膽,一個害羞,像是周已經做出了決定,而蘇猶豫不決。 

從頭到尾你都知道,蘇有選擇權,蘇麗珍可以選擇,她一直在畫面的中央,導演選擇了蘇麗珍做為第一主角(甚至是男女主角中更被認定的主角),因為王家衛想要為蘇麗珍創造一個機會,但是整部影片,那麼長的時間,她掙扎了好久,觀眾越看下去,越替她感到緊張,明明可以獲得愛,你依舊理解她內心的掙扎,她的保守,不須言說,你便已了然於心:「恩,她還需要一點時間。」

可是時間不等人,花樣的年華會過去,船票會過期,你必須要做出選擇。

或者是默默的吞盡寂寞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   這個城市很適合下雨。涼絲絲的,雨水被梧桐吸乾,但空氣很潮濕。我今天煮了咖啡,潮濕的空氣需要咖啡香味,時間也皺巴巴的,對吧?你其實只是無法把時間攤平而已,不是真的忽略了時間。

    你需要更多練習,慢慢來。總有一天你會放棄雨悲情喜的,你不再有這麼多「感覺」,你會習慣這些都是空虛的執念,它們只是雨,是葉,是風,不是你。

蘇麗珍不是你,周慕雲不是你,要是有多一張船票,我會去的。我是乾爽的女子,疏而朗的,女子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今天凡DJ要選的歌,是《花樣年華》。有梁朝偉,吳恩琪的版本,最近一個新版本是王若琳收錄在《午夜劇場》的版本,更加輕快了。今天選的是鋼琴曲。

你是不是也想起了他們寫武俠小說的紅色2046房間呢?你是不是也想起了周慕雲躺在蘇麗珍的腿上,那個非常有煽惑性的畫面?


评论
热度(5)
  1. 枫叶将故事染色雨城未雨 转载了此文字
返回顶部